群雄逐鹿剑指费城(下)


皮米萨


  皮米萨(Premysl Hytych,捷克)


  皮米萨从小生长在捷克乡间,自然和植物的影响带给他全然不同的审美视角,他的设计和创作更多地是使用自然界中的原生元素进行表达。


  健美的身材、文艺的气质和新奇的构思,让皮米萨的花艺设计和其服饰品牌逐渐声名鹊起。与此同时,他在各项花艺赛事中也表现不俗,相继获得2009年捷克花艺大赛冠军,2013年苏格兰花艺比赛冠军,2014、2015波兰和斯洛伐克国际花艺锦标赛冠军。


  “使用植物材料对我来说就像一个仪式,我崇拜每一株植物,并将其视为独立的个体,应该在作品中拥有一席之地。”皮米萨认为,每株植物都应该得到尊重,这是他每次开始创作时的第一念想。皮米萨还热衷观察周遭的环境、人和事物,对自然的创造力、多样性和色彩着迷,喜欢从传统文化和素材中汲取灵感,以不同的方式和命题去尝试不同物料的组合。“我希望每一个元素都能反映出生命的独特本质,不同材料结合呈现出平衡构图的美感,通过细节的铺陈,材料之间不会被互相压制,反而能够相互支持、映衬。”皮米萨说。


  “永远不要隐藏自己的情感,也不要为之羞愧,因为你有一个独特的机会向世界展示你的灵魂。”这是皮米萨的座右铭,也是他的设计准则。新加坡花艺名师高炎发称他为“住在捷克童话世界里的花艺匠人”,对花艺设计中的任何一个环节都力求尽善尽美。



塔马斯·梅哲夫


  塔马斯·梅哲夫(Tamas Mezoffy,匈牙利)


  2016年在意大利举办的欧洲杯花艺锦标赛上,塔马斯·梅哲夫成为当晚最大的赢家,他挥舞着匈牙利国旗、举起冠军奖杯的瞬间,迅速成为花艺界瞩目的焦点。如今,塔马斯再度挥舞旗帜代表匈牙利进军2019美国(费城)世界杯花艺大赛赛场。


  塔马斯童年生活在匈牙利巴拉顿高地,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让他感受到植物的神奇与魔力。15岁时,塔马斯报名参加了第一场花艺比赛,并持续学习花艺相关知识。之后,他于2000年、2001年连续获得匈牙利青年杯花艺大赛冠军。2002年,他以交换生的身份前往芬兰研习花艺技巧,这为他以后的比赛提供了宝贵经验。此后,塔马斯又相继获得2005匈牙利青年杯花艺大赛冠军、2006欧洲杯花艺锦标赛冠军、2007年霍特斯杯(Hortus Cup)冠军、2014年匈牙利花艺设计大赛冠军等。这位擅长以丰富的花艺色彩表达个人思想的青年,凭借大自然给予的无限灵感和专业技巧,迅速成长为一名具有个人风格的花艺设计师,近年来活跃在世界各地的花艺活动现场。



文森佐·安东努乔


  文森佐·安东努乔(Vincenzo Antonuccio,意大利)


  相比其他选手,意大利参赛选手文森佐·安东努乔的履历显得颇为特别。他深受花艺文化熏陶,父亲是1989年INTERFLORA东京世界杯花艺大赛的代表选手卡梅洛·安东努乔(Carmelo Antonuccio),从小与花为友的生活,使他自然而然地接触并融入到花艺设计之中。然而,文森佐并未就读花艺相关专业,而是选择了艺术学院的“建筑与家具设计”专业。1994年,文森佐毕业后回到花艺领域。第二年,他与父亲创立了花卉艺术学院“LaboratorioIdee”,从1998年起担任花艺讲师,并在Atelier-5学校教授花艺设计师国际课程。


  除了创作花艺作品,文森佐还担任设计公司的艺术总监和产品设计师职位。从2008年到2013年,他是设计奢华家具配件的全球领导者,在世界各地的展厅中设计了无数组系列家具,并与阿斯顿·马丁(Aston MartinInteriors)、梅赛德斯·奔驰(Mercedes Benz Style)等高端品牌合作产品设计。或许正是因为文森佐的职业性质,他在花艺与家具之间寻找到巧妙的平衡与深刻的联系,并创作出既特立独行又国际化的作品。



索菲·丹尼尔森·索尔


  索菲·丹尼尔森·索尔(Sofie Danielsson Sohr,瑞典)


  Interflora提名著名设计师索菲·丹尼尔森·索尔代表瑞典角逐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,这是其第二次提名索菲代表瑞典出征世界杯赛场,上一次是2015年德国柏林世界杯花艺大赛,当时,索菲排名第七位。“我们非常高兴和自豪地提名索菲,因为她的作品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,她是一位具有创作精神的设计师,并始终坚持提升自己的职业素养。”Interflora首席执行官Nina Lindvall表示。


  索菲是斯德哥尔摩花店公司的管理者,也是瑞典花艺教育的执行者。她曾多次参加国际级花艺赛事,2007年获得日本静冈世界技能大赛第三名,此后又分别于2016年和2018年获得瑞典花艺锦标赛的冠军和亚军。“现在我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时间,再次代表瑞典站上世界花艺的舞台,展示我们在植物学、花艺设计方面的新高度,这种感觉既刺激又有趣。”索菲在谈及参赛感受时说道。



克里斯汀·古迪克森 


  克里斯汀·古迪克森(Kristine Gudiksen,丹麦)


  丹麦代表选手克里斯汀·古迪克森今年39岁,在过去的16年里受雇于丹麦老牌花店“IrisBlomster”。克里斯汀对于鲜花和主题创作一直充满热情,花店也非常鼓励员工参与各类艺术比赛,甚至带领团队参与欧洲各地举办的花艺交流活动和赛事。


  2004年,克里斯汀摘得丹麦锦标赛铜牌,这是她个人的首个花艺奖牌。2011年,克里斯汀以国家队代表的身份参加北欧锦标赛,凭借团队协作获得金牌,赢得了“北欧大师”的称号。2014年二度参赛的克里斯汀,以自身实力赢得了个人奖项金牌和团队银牌。同年,她获得丹麦花艺大赛冠军,并进入丹麦评委会,成为丹麦花卉艺术评委。“我们为比赛花费了很多时间,但是,当我站在花丛中时,总是能迸发出许多灵感,也能获得许多感悟,这是我赢得比赛的原因。”克里斯汀谈及比赛感想时说,胜利不仅是创作的实力展现,也是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肯定。



莱奥波尔多·戈麦斯


  莱奥波尔多·戈麦斯(Leopoldo Gómez,墨西哥)


  莱奥波尔多·戈麦斯的作品因醒目的色彩、生动的纹理、精细的制作和巧妙的造型而广受追捧,他将自己的作品定义为“内省”,即透过作品感知自然的本质,并发现内在宝藏。今年6月,戈麦斯参加了人生第一场花艺比赛并获得金牌,赢得了代表墨西哥参加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的机会。


  戈麦斯的花艺之路与众不同,原本拿到工商管理学位的他打算与母亲共同经营花店,但他发现必须自己学会设计,才能给客户提供满意的服务。于是,戈麦斯到“Smithers-Oasis”学校学习花艺设计,并取得教学资格。之后,戈麦斯与商业伙伴共同创立“CentrodeArteFloral”花艺学校,为行业新人提供完整的花艺课程。此外,戈麦斯的作品还备受各国花艺期刊青睐,被业界视为一颗冉冉升起的“新星”。


  当被问及“比赛成功的关键以及激励他的是什么”时,戈麦斯说:“我玩得开心!而且,我并不害怕失败。”面对即将拉开序幕的世界杯花艺大赛,戈麦斯认为,作为设计者必须了解植物的属性,了解色彩理论,并专注于结构、形状的组合,更为重要的是要将历史文化融入设计之中,与更多人产生共鸣。



保南


  保南(Nan Bam,越南)


  保南出生在越南南部,他8岁时意识到自己喜欢花卉和自然,于是开始收集、整理花园和路边发现的各种植物,并细心栽培种植。虽然大学期间并未学习相关专业,但保南从不曾放弃自己的梦想。大学毕业后,保南申请了花店助理的工作,并于3年后以他最喜欢的花"薰衣草"为名,开设了属于自己的花店。


  从事花卉行业16年后,保南认为,花卉于他而言意味着生命、平安与爱。他不仅积极参与国际花卉活动,也总结花艺经验,相继出版了《家园中的花朵》、《保南的植物艺术(2007-2016)》和《花卉设计基础》等书籍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并非保南首次代表越南参加世界杯花艺大赛,他是一位富有实战经验的“老”选手。



杉本一洋


  杉本一洋(Kazuhiro Sugimoto,日本)


  “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”最后一个席位花落日本,经过重重筛选,来自日本冈山的杉本一洋脱颖而出,即将前往费城赛场。


  杉本一洋出身花艺家庭,家里经营花店超过50年。1998年,杉本一洋接替父母承担起家族事业。起初,他对鲜花并不感兴趣,只是接管家里的生意。但是同年杉本一洋遇到日本代表性的花艺设计师吉野美惠子(Mieko Yoshino),吉野美惠子的设计思想让杉本一洋印象深刻,在她的指导下杉本一洋改变了最初对花艺的想法,跟随吉野美惠子潜心学习花艺。


  极简主义设计是杉本一洋的标志,他擅长以最少的材料制作层次丰富并富有戏剧性的作品,喜欢将日式审美与空间结构融入到作品之中。随着个人风格的形成,杉本一洋在各类比赛中崭露头角,并于2013年和2017年获得日本NFD花艺设计大赛“新娘花束”第一名,2016年和2018年两次获得Flower Dream JAL Cup第一名。


  目前,杉本一洋在日本各地举行婚礼、示范课程的演示,其中包括日本NFD花卉设计师协会成立50周年示范表演。



吴勉


  吴勉(Myeon Oh,韩国)


  1989年3月,吴勉经人介绍接触到了花艺设计,并对此产生了极大兴趣。尽管当时身边的人都不看好这份职业,但吴勉依然决定大胆尝试,寻觅自己的花艺之路。几经努力,吴勉不仅在韩国创立了自己的花艺学校,还拿到了德国专业花艺设计师资格。


  2003年起,吴勉以德式花艺为基础,不断调整和改进,试图寻找新的设计方式,并致力于花艺教学和花艺传播。同时,他还参与了多项花艺比赛和展览,并获得不俗的成绩,2005年夺取韩国杯花艺设计大赛大奖,2010年代表韩国参加亚洲权威花艺大赛斩获冠军,2011年代表韩国参加国际杯花艺设计大赛。“不断参赛(展)让我获得成功的同时,也提高了自己的花艺技能和对花艺设计的理解。”吴勉说。


  吴勉不仅拥有扎实的花艺技巧,20余年的欧式花艺熏陶使其对欧式花艺有着深刻理解。从过往的参赛作品看,其个人水平非常稳定,且手工精致、架构穿透感极强,神秘箱环节的实力不容小觑。在世界杯的赛场上,他能否将欧式技巧与韩国文化相结合是我们最为关心的,而这一答案也将在世界杯赛场上揭晓。



姚伟 


  姚伟(Wei Yao,中国)


  作为“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中国区总决赛”冠军,姚伟获得代表中国出征2019美国(费城)世界杯花艺大赛的机会。此时,摆在姚伟及其助理团队面前的一大难题就是语言关,尤其是花艺专业英语,为此,姚伟团队特意将“语言”列入了准备工作清单。


  9月,“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”组委会发布了最新赛程与比赛细则。“虽然组委会预留了4个月的准备时间,但依然非常紧张。”姚伟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初赛阶段要制作3件命题作品,因此时间非常宝贵。设计很难一步到位,需要充裕的时间来规划设计方案,不管是架构组成还是色彩选择,都需要反复推敲和尝试。”姚伟认为,越到比赛后期时间会越紧张,很可能就没有练习时间了。


  此外,由于比赛场地远在美国,而参赛作品需要提前1个月运往赛场,其间面临的运输耗损、架构损坏等问题都需及早防范。为此,姚伟对可能损耗的部分做了备份处理,部分材料也将随行带往美国。“虽然费事,但会有效。”姚伟表示,出门在外有备无患总是好的,毕竟人生地不熟,想要即刻找到合适的资材不会太容易。


  扣除前期策划与物流运输,真正留给参赛选手的时间其实仅有两个月,这也是姚伟感到时间迫切的原因之一。但值得庆幸的是,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中国区总决赛的赛程设定与世界杯花艺大赛相同,这在一定程度上让姚伟获得了一些可供参考的经验值。“世界杯赛场对于大家而言都是花艺生涯的重要时刻,所以,做好准备才是关键。”目前,姚伟正全情投入到作品的设计和制作之中。



梁灵刚


  梁灵刚(Solomon Leong,中国香港)


  “这不是一个突然的决定,我一直都期望能参加世界杯并以此为目标,今年终于梦想成真。”采访伊始,梁灵刚坦率说出了参赛原因。他表示,此次参赛得到了香港地区花艺界同仁的支持,希望在世界杯的舞台上,让世界看到中国香港花艺。


  “世界杯花艺大赛不仅是竞技,更是花艺的集中展示,所以我们把它当作一场国际大型艺术展来筹备。”据梁灵刚介绍,从8月开始,团队工作就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了。凭借多年参与国际艺术展的经验,团队从行程规划、资金安排、物料供应等方面进行筹划,以确保比赛的顺利进行。目前来看,物流问题最大,其原因在于美国对材料的限制非常严格,尤其是植物性材料,是否符合国际认证,是否具有合法文件证明,是否为野生保护植物,是否会影响环境等都将作为检查项目,这使得前期准备工作变得更加复杂。“如果选择费城本地采购,前面的问题将迎刃而解,但又会产生新的问题,要么设计师提前赴美考察,要么看图选材再看货,这些无疑为设计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。”梁灵刚说。此外,考虑到3月份美国可能会下雪,对交通运输造成阻碍,团队正积极搜寻、查阅费城的交通、物流、市场等相关资讯,从而调整在港期间的准备进度,确保正式开赛前能够借助本地市场增补资材、花材,以策万全。


  “参加大赛最主要的是心态。”梁灵刚在采访中反复说,虽然世界杯赛场竞争激烈,前期困难也一定会有,但是能够有机会放手一博,为什么不去做呢?当记者问及“对比赛结果的期待”时,梁灵刚显得颇为坦然:“可以代表香港去美国就已经很开心了,如果能够赢得比赛是最好,如果不能也不会难过,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平台,是不同花艺风格的碰撞,我们可以仔细观察、吸纳别人的长处,也可以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。花艺之路是漫长的,一次的成功与失败不能决定未来,尽情投入比赛,享受比赛氛围,总结比赛经验,会对未来有更长远的影响。”



李嘉伟


  李嘉伟(Kelvin Lee,中国台湾)


  中国台湾花艺设计师李嘉伟是“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”报名通道开启后第一个通过资格审批的参赛代表。“台湾花艺已经沉寂多年,我们需要一个通道或是一个窗口,让世界看到台湾花艺设计,也让年轻一代花艺人走出台湾,与世界顶尖花艺对话。”这不仅是李嘉伟决意参加美国费城“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”的初衷,也是他对台湾花艺的期待。


  李嘉伟,2001年台湾杯花艺设计比赛亚军,2006年亚洲杯花艺设计比赛冠军。同年,他建立了自己的花卉设计教室,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花艺创作之中。2010年,世界杯花艺大赛在上海举办,李嘉伟以助手身份前往,这是他首次亲临世界杯赛场。2018年,经过反复思虑,李嘉伟决定角逐2019世界杯花艺大赛,这是他在亚洲杯夺冠12年后再度回到花艺竞技赛场,赢得台湾花艺界的关注与支持。


  “参加世界杯是对设计水准、身体状况、经济实力和团队能力的多重考验。”李嘉伟表示,参赛前的准备工作十分繁琐,一方面美国对鲜切花管控严格,如何保证花材品质并且如期运抵美国是参赛的重要环节。另一方面,世界级赛事的作品绝非一蹴而就,几经易稿是常有的事情,因此架构要反复修订,制作及时间成本也会随之增加。


  此外,李嘉伟开始努力调整状态。“比赛结果重要,但身体同样重要。”李嘉伟认为,花艺赛事比拼的不仅是设计才能,也是体能、耐力、心态的较量,如果没有健康的体魄,一切都是空谈。